游戏资讯 / 阿清牌技 赢几手大的底池

阿清牌技 赢几手大的底池

另一个有效获得大量筹码的方法就是赢几手你通常赢不了的大底池。这种玩法要小球派冒险的多,但同样也   能很有效。你可能听说过这样一个扑克格言,“没有一手大牌,就不要玩大的底池”。这个通常是正确的,但并不    是适用于所有的情况。其中大的咋呼就是一个例外。

使之有效,咋呼的方法应该和你的玩牌方法是一致的。这里是一个简单的例子。

盲注是 50/100,你在翻牌前跟住一个从前面位置加注 300 的玩家,他有 10,000 的筹款。你用按钮持牌 9♠8♠,同样也有大概 10,000 的筹码。翻牌是 A9♣3。你的对手在 750 的池底里下注 500.尽管他可能错过了翻牌只是在连续性下注,但同样他也有很大的可能击中了 A;你跟住。转牌是 6,牌面上有了三个红桃。现在他过牌,你下注 1000。如果他之前的下注只是连续性的下注而且又没有击中 A,你很有肯能现在就赢得底池。

赢几手大的底池

暂且假设他的手牌是一个 A 加一个不错的踢脚牌(AK-AJ)并且跟注 1,000 的转牌下注,河牌是 3♠并且他再次过牌。现在你全压!你的每一个下注都完美的表示了你有一手同花牌。你跟注了翻牌前的加注,但是没有再次加注.当翻牌是一个 A 和两个红桃时,你平跟了一个结实的下注;当第三个红桃出现而你的对手过牌时你下注大概底池的 60%,最后你在河牌全压了剩下的 8,500 筹码。这是一个相当难跟的下注.,除非你的对手是一个网络疯狂的变态玩家。我可以这样告诉你——除非我完全读透了对手,我是不会在这里跟注的,大部分的高手这里也不会跟的.

因为你的对手表现出他有一个 A(很有可能就是),并且这个 A 不可能是红桃,因为 A 红桃已经在牌面上了, 你转牌 1,000 的下注是很明知的.他可能会有一个红桃高牌,例如 K 或 Q,决定用一个顶对加坚果同花听牌去跟注一个在转牌上的大下注。保持在转牌上 60%的下注比例帮助你建立底池和可以让你准备在河牌全压,除非第四章牌也是红桃。如果第四张牌是红桃,他抽成了坚果同花,你可能会看得出。如果他过牌,你仍然可以去全压。如果他没有红桃 K(可能是红桃 Q),那是很难去跟注的。

那些很好的凶猛的玩家会问他们自己这样一个关键的问题:”如果我全压,我的对手有多少几率会用手中的牌和他整个比赛生命来跟注?如果弃牌比宁愿冒险来跟注的几率要大的话,那么全压是有利可图的。

例如,假设说池底里 100,000 筹码,一个玩家用 200,000 全压来咋呼。他有效地产生了 2 比 1 的池底比,会令他的对手弃牌。如果他的对手跟注的几率小于 1/3,那么这样的玩法就具有正期望值。这就意味着如果他的对手跟注了并输了,他就输掉了整场比赛。大部分的玩家只会当有一手非常强的牌才会去跟住。.通常, 他们需要有坚果牌或接近坚果的牌来承担这样的风险。但这样的牌出现的几率远远小于 1/3,所以全压的玩家往往会因他们的勇气而得到回报。

咋呼当中有一些重要的元素。首先,你必须选对目标。相对较好玩家是咋呼的首选对象。他们讨厌猜测,除非他们准确的读出了你的咋呼,当他们感到有很大的机会自己会被打牌时,他们经常是会弃牌的。你不想去咋呼那些爱上自己手牌的而且很难弃牌的玩家。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络玩家开始加入到现场比赛中,我们看到更多“跟住站”的出现。面对这样的玩家,你可以收藏好你所有聪明的咋呼。最好的方法是不要去诈牌,但是对打牌要玩的凶狠, 这是我们建议如何对付网络玩家。对于那些放不下牌的玩家,要大胆用坚果牌去全压。在如今的形势中,这是最简    单而且最有效积累筹码的方法。

在 2006 年的澳洲百万主赛事的决赛桌上,在大概一个小时过后,没有一个玩家被淘汰出局。Shannon Shorr, 是一个凶猛的美国年轻玩家,我只在前一天跟他有短短的接触 ,他在靠后的位置加注;我在大盲注位置用 66 跟注。我大概有 1,00,000 筹码而他有我两倍多的筹码。

翻牌是 33♣8。我领先下注大约 70%底池:Shannon 跟注。转牌是一个黑色的 K。现在我过牌,Shannon 厚实地下个注 200,000。我深思熟虑后相信他没有 K,我跟注。河牌又是一个 8。现在的桌上的牌是 33♣8K8

赢几手大的底池

我十分确定 Shannon 没有 8 或 K。我睬他有一对,可能是对 7,9,T,J,或者破产同花。我不认为他会用中等对子跟一个全压下注(更不可能用破产同花),所以我用将近 700,000 的筹码全压。他有比我多的筹码,所以如果我输掉这手牌,我就将成为历史了。

Shannon 毫不夸张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就像被电到了一样。他明显很不爽。然后他开始用他的考虑时间,脸上呈现一片痛苦的表情。从他的反应来看,我想他应该是会弃牌的,但经过看似很长的时间后(事实上只有一两分钟),他跟注了!哇哦!Great call。当我翻开我的对 6 时,我以为我的比赛已经结束了。Shannon 静止地注视着我亮出来的牌,就好像一只鹿被一束光照着似的。他还在等什么?

我当时很确定是我被击败了。他能用什么牌在河牌后跟注全压而又不能击败我的一对 6?仍然,他还是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牌。我终于忍不住说“你不是要等到最后才告诉我我输了吧?”慢慢地,他摇摇了头,盖掉了自己的牌。

直到我在电视里看到这手牌,我都不知道 Shannon 到底有什么牌。实际上,他只有 A 高牌!他的手牌是 A♠7。他一定是以为我是在用破产同花咋呼,而他的 A 高牌足够打败我了。这个故事的含义是,如果一个玩家像 Shannon Shorr 一样愿意这样一首弱牌而花费自己相当多的筹码时,那他绝对不是你想要咋呼的玩家!

你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我在河牌不过牌并准备跟任何的下注。因为当时我想我能够使他放弃那些能打败我的牌。现在你应该知道,无论在任何时候,我都喜欢抓住机会运用弃牌率。但是,如果我知道他是不可能放弃一个中    等对子的话,我过牌并准备跟住会更好一些,给 Shannon 在河牌咋呼的机会,尽管他还是有可能只是过牌。因为我的玩法还是赢了,我的咋呼意外的变成了一个价值下注!

除了选择适当的玩家去咋呼并下注要符合你所表示的牌之外,还要考虑自己和对手的筹码量和底池的大小,  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。咋呼最有效的时候是当你有比对手多的筹码,让他来面对可能出局的决定。如果你对一个如果输了并不会对自己筹码造成很大影响的玩家咋呼,那将会是一个灾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