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资讯 / 下岗女工别流泪 多层次的思考

下岗女工别流泪 多层次的思考

专家和业余的区分,很大程度就在于是否有Multiple level thinking的能力,同样是否能在顶级战斗中胜出也取决于这个能力。
Multiple level thinking的表面意思虽然很简单,多层次思考,而内涵是非常深远的。在deep stack无限注游戏中,对这个理念的
掌控程度直接决定你能否成功。
多层次思考是读牌技术的基础。简单说,就是通过在不同层次上分析对手的一系列行动,总结出对手牌的范围。那么什么又是
不同的层次呢?
第一层(我们把这个等级叫做“零级”表示它太低级了)就是知道你自己拿到的是什么牌,并知道能打败什么牌和什么牌能打
败你。如果你拿到 10 ♥ 8 ♥ ,在 Q ♠ J ♠ 9 ♥ 8 ♠ J ♦的牌面上,你的10 ♥ 组成了顺子。你打败了很多两对和三条,与拿到10的
人平手,但输给K 10 ,还输给两个黑桃,full house,四条,还有同花顺。
这是“零级”。差不多每个人都能掌握。
往上一层是“第一级”,是想对手可能有什么牌。你下了个大注,所以他很可能有手好牌。或者他的下注模式是典型的弱牌或
Bluff。这是“第一级”选手的想法,他们不考虑对手的想法,只单独参考别人的动作来评估对手的牌。
再往上一层是“第二级”,在这个级别你需要思考对手认为你拿到了什么牌。你的对手是会思考的(可能吧),他们自己会做
分析。他们也试图找出你的牌的范围,他们会基于自己的分析结果做出行动。
所以,你有必要考虑的是,基于你的动作,对手是怎么想你的。如果你在翻牌前加过注,对手会认为你拿AK的机会要远远大于
10 7。(显然如果你确实是AK,就太糟糕了。但如果你拿的是10 7,而对手认为你拿的是AK,就是好的。当然10 7仍然是很弱
的牌,这无法改变。)如果你在Flop下注,但在turn Check,对手会认为你的牌比较弱或是边缘牌。
继续向上是“第三级”,是想对手认为你认为他有什么。这有点拗口,但概念是简单的:想对手在“第二级”会想什么。就是
他们假设你会怎样理解他的行动。
“第四级”是想对手认为你认为他认为你有什么牌。每向上一层都是想对手在下面一层会怎么想,永远站在对手的上面。
如果你是第一次听到这种“多层次思考”的理念,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。谁会在乎他怎么想我怎么想他怎么想我怎么想他有什
么?当这样把它念出来时,是有点傻,但,等等,这种思想是顶级玩家的第二天性。
现在你对这个概念有了初步的感觉,下面讲讲通常“如何”和“何时”在每个级别进行思考。

Shallow Thinking就是零级或第一级:只想自己有什么和对手有什么。当决定很简单是用这种思想最好;当有效筹码很少时决定
就简单。当筹码量相对盲注(或之后的底池)很小,做决定时就不用动什么脑子。例如,你在无限注比赛中,筹码只相当于五
倍的盲注和底注,离进钱圈还早,很多时候你所需要做的只是低头看看自己的牌。如果比X强,你就 All In ,如果比X差,你就
弃牌。
即使很快就进入钱圈,你仍然不需要零级以上的思想。如果你不需要考虑奖金,决定是简单的,但即使奖金问题使事情变得复
杂,做决定时仍然不需要考虑对手的打法和想法。
另一个“零级决定”的例子是如果你拿到nuts而唯一的对手已经 All In 了。除了手里的牌,你不用想任何事情就可以跟注。而
相对于同样拿着nuts,但轮到你下注的情况,尤其是筹码量很深,你可能就要多想一些。
很多其它决定是“第一级决定”。比如你的筹码等于十二倍盲注。某个人在前面下注,你在BTN拿A ♥ Q ♣或8 ♥ 8 ♦ 。现在你
不能只看自己的牌做决定了;正确的做法是基于对手有什么牌。
但考虑到这里就可以了。如果对手加注很松,牌的范围很广,你 All In 。如果他很紧,你弃牌。这就是你所需要考虑的全部。
When You Need to Think More Deeply
筹码越多需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。越高级的对手(和对手的筹码越多)考虑的问题也越多。另外说点题外话,你只能比对手多
想一层,例如,第三级就是想对手在第二级想什么。如果对手没想第二级的问题,你的第三级想法就行不通。
例如,如果对手只考虑他有什么(零级),那么你可以想第一级,“他有什么?”但你不能想第二级,“他认为我有什么?”
因为他根本不想你有什么。因为他不想第一级,你的第二级就没意义。
再回头看一个深层次考虑的例子。5-10游戏,对手打得不错,但不是非常好。他通常都会想对手有什么,但不会经常超过这个
级别,他是第一级的选手。你们都有2000筹码(比较深)。
你在CO拿10 ♥ 9 ♥第一个进入,加注到40。对手在BB跟注(他会用某个范围的牌这样做)。Flop: 10 ♠ 8 ♠ 5 ♣ 。你拿到顶
对。
他 Check,你下注80,他跟。 Turn: K ♦ 。他 Check,你 Check。River: K ♣ 。

他想了想下注250,整个Pot。这比他之前玩的时候下的数量要稍微大一些。你该怎么办。
你拿着一付边缘牌,一对10加踢脚9。这是零级思考。
对手在Flop跟注。他可能会用很多牌这样做,但绝不是每一手牌都会这样做。与10 ♦ 2 ♠相比,他更可能用同花的或连张或对子
底牌这样做。他在这样Flop上 Check并跟一个底池大小的注。没有位臵的情况下跟大注可能意味着Flop对他的帮助很大:可能
有个10或者同花抽或者顺子抽或者更好的。Turn是一张K,他再次 Check——从Flop的动作看,这并不使人吃惊。你在后面也
Check。
River是另一张K,他下了一个相当大的注。他会用什么牌下这样大的注呢?通常大注代表大牌:可能三条K或full house。如果
是A ♥ 10 ♦ ,他可能会下注,但可能只是blocking bet或value bet(看前面的章节blocking bets)。大注也可能是Bluff:因为大
注比小注更可能吓跑对手,一些玩家Bluff时下的注码比平时稍大些。这是第一级思考。
如果你停在这里,就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他可能有大牌,也可能在Bluff。因为你的底池比是2比1,你必须有33%的胜率才值
得跟。你可以试图通过计算概率做决定。但时间绝对没那么充裕,而且也容易算错(不只是计算过程出错,你用于计算的参数
可能根本就是错的)。
所以想一想第二级。他会怎么想你的牌?你在后面位臵第一个进入底池,牌的范围可能是一般的,但倾向大牌。就是说AA比
9 3的频率要高,即使你拿到93的几率是AA的两倍。
当他 Check给你时,你在Flop下注。如果Flop给了你好牌你会这样做,但也可能是Bluff。他知道这些。当你在turn Check,你
会很自然地假设你的牌比较边缘或比较弱。可能同花抽或顺子抽,或者有比K小的对子。或者你是AQ,完全错过了整手牌。
River的K对那些牌没有帮助。所以,如果你在turn是弱牌,到了river也不会有什么改变。观察整手牌,这个“第一级”的选手
很自然会认为你的牌好不到哪里去。
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他要下很大的注?他可能是希望你弃牌。如果他有一手大牌,肯定会希望你跟注100而不是被250吓跑。如
果他有一手不错的牌,但不是很强,比如A ♥ 10 ♦ ,他要不应该 Check,要不就应该谨慎下注。一个大注很难使大牌放下,但
却很少会被更弱的牌跟。(记住,他不是傻,只是想得不够深而已)

所以这里的大注很像是Bluff。如果他是大牌或中等牌,因为他认为你的牌可能一般般,所以应该会下个小注。大注的目的就是
把你赶出去。可能他在Flop用Q ♠ 7 ♠或9 ♣ 7 ♣跟注,现在 Check的话就没有机会赢了。他担心下注100你会跟,所以下个大注
把你吓跑。
如果你的假设是正确的,如果对手是不错的第一级的选手,很显然你要跟。(虽然我们的策略通常都不提倡在river多跟大注,
但这手牌显然是个例外。)
如果你的假设是错误的,对手实际是第三级的选手,那么你用第二级的思想对付他就是你输的原因。如果他用第三级的思想,
那么他就明白你知道因为你在turn Check,他会怎么想你的牌。他也知道,你有时即使有K(或其他值得在river跟注的好牌),
也会在turn Check。
如果他拿着大牌,会下一个更大的注,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,你会把大注作为弱的表现。这样他得到两个好处:你更可能跟
注和更大的底池。在deep stack无限注游戏中,想得最高级的玩家拥有最强的读牌能力,经常也有不可超越的优势。
Final Thoughts
无限注游戏的关键不总是第四或第五级。想得那么多经常会得出荒谬的结论。当你的筹码很少时,经常是比赛中出现的情况,
零级和第一级经常就足够了:“我有什么牌,他有什么牌,我的比率对么?”
你可以很轻松地想到坏的和中等的玩家前面。在我们的例子中,第二级的思想建议你跟第一级对手所下的大注,但如果对手是
三级选手你就栽了(他知道你怎么想,而你不知道他的想法),你可能会输给外行(我认为他的牌弱,所以我应该Bluff他)。
根据情况和对手调整自己的思想。如果你能知道对手怎么想,并想在他前面,就能赚很多很多很多筹码。